第一百零五章 再见(四)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帝国再起第一百零五章 再见(四)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聊了一通的聊斋志异,分别时,好像山东还没出呢。陈凯走在回返小院的路上,嘴角上却总是忍不住的露出些许笑意来。

  这样的感觉,于他而言,或许,正是因为每每与这个青春年少的姑娘在一起,他总能有一种重回了学生时代的错觉,就像是会上瘾一样,促使着他的脑海中时不时的就闪过某个相会的瞬间来。

  “今天好像该讲到南直隶了吧,哎,扬州十日,嘉定三屠。”

  陈凯不由得叹了口气,他实在有些不愿意和这个姑娘聊这些沉重的话题,奈何这里面有些事情,还是让她明白得好。或者说,其实就算是他不讲,难道两年半之前安平镇的血火,她就真的一无所知吗,只怕正是因为那个她才会想知道更多。

  “嗯,收尾时扯点儿才子佳人什么的。比如,柳如是、陈子龙和钱谦益的乱世抉择和三角恋,就是很有意思的嘛。”

  满脑子都是那灵动的倩影,甚至陈凯已经萌生过了要给那个小姑娘讲讲他在山道上“君子坦蛋蛋,小人藏鸡鸡”的光辉事迹,只是唯恐会被那姑娘看作是耍流氓,才不得不收起显示“君子之风”的念头。

  这样一来,工作效率已经不可避免的下降了,所幸很多事情都已经上了正轨,陈凯现在工作量最大的,反倒是变成了为军器局附属学堂准备数理化教材。

  那些东西,数学方面,陈凯知道《九章算术》,上次在潮州也买了几本诸如《泰西算要》、《西学杂著》什么的,很可惜的是,他一直惦记着的《几何原本》和《测量法义》却没有搜罗到,实在是遗憾得不行。除此之外,宋应星的《天工开物》、方以智的《物理小识》倒是都很轻松的找到了,尤其是前者,这反倒是弄得陈凯感慨于《四库全书》的毁书能力。

  一个白天,陈凯都在不断的分心中准备着教材,好容易熬到了下值,又是匆匆忙忙的赶到了小花园。只是这一次,那姑娘却并没有比他早到。

  “与嫂子聊了聊天,妾身来迟了,还望陈参军见谅。”

  心中有了几分患得患失,饶是素来理智的陈凯,在看到姑娘匆匆赶来的刹那,也免不了要松了口大气出来。

  “无妨,无妨。”

  畅谈很快就开始了,奈何今天的话题有些沉重,按道理是能略则略的,可是那些沉重的故事,却是陈凯没办法省略的。毕竟,那可是上百万条的人命。

  “……步入扬州城,城墙上的血迹凝结的印记比比皆是,大街两侧的店面,还多有空无一人,甚至连大门都破破烂烂的倒在了地上,任凭着狐鼠在那里追逃,甚至有一间无人的店铺的地上,枯骨就摆在那里,无人收敛。”

  “在下听说,鞑子用红夷炮轰开了扬州城,大军杀入,屠城十日,可谓是见人就杀,无论男女老幼。据说,男子还好,无非是一刀下去,鞑子们便急着去搜罗金银财货去了。可是女子,奸淫过后,鞑子还要把,还要把私密的部位切下来,作为战利品,堆得如同是一座小山一样……”

  说到这里,姑娘已经捂住了小嘴,一双如水的眸子瞪得大大的,里面却写满了惊恐,甚至就连身子也在微微的颤抖。

  陈凯没有亲眼看过那样的惨剧,但是在诸如《扬州十日记》之类的著述中却看到过太多太多。那是华夏民族不可忘却的伤痛,就像南京大屠杀一样,可是后世却总有些别有用心的家伙,却还在打着诸如民族团结的旗号来不断的否认着这些事实。这样的言论在国内尚且存在,甚至有了大行其道的势头,那么我们又该如何去谴责日本侵华的累累暴行,难不成就用一句谁让大和族没能成为第五十七个民族吗。

  “男儿何不当走狗,卖掉中华五十州。请君且看教科书,几个英雄威名留?”

  事情,本不该是这样的。一个民族的脊梁,正是那些在强大敌人面前选择了奋战至死亦或是在威逼利诱下宁死不屈的英雄,是岳飞、是文天祥、是陆秀夫、是张世杰、是卢象升、是史可法、是张煌言、是李定国、是李来亨,也是他现阶段选择追随的郑成功。

  扬州十日,南京大屠杀,守城将士们并非没有进行过殊死抵抗,哪怕并非是所有人,也没能改变什么,但他们一样的当之无愧。

  江阴一座小小的城池,在城外数十万大军,甚至比城里面的男女老少加一起都要多的情况下,死死坚守了八十一天。那些江阴的升斗百姓,他们与阎应元、陈明遇、冯厚敦这些领导者们一样,都是华夏民族的英雄,是他们用生命捍卫了一个即将被异族殖民的辉煌文明仅存的那点儿尊严!

  说到此处,原本还想聊聊风花雪月来冲淡这份沉重的陈凯,却已经有些说不下去了。小亭里,陈凯陷入到了沉默之中,姑娘也渐渐的从那份惊恐中恢复了过来。

  “但愿,这世上不再出现这等惨剧。”

  “只怕,是不可能的了。甚至,也许就在近期,便会有一座巨城为鞑子所屠戮。”

  陈凯幽幽的说出了这话,穿越者对于历史有着先见性,这是好事,可是面对那些无能为力的悲剧,却并非是什么好事。因为知道的越清楚,痛苦就会越剧烈,至少陈凯还没有无情到漠视同胞惨遭屠戮的份上。

  “去岁江西金声桓、王得仁反正,本是打算打通南赣通路,与广东连成一片的。奈何顿兵城下,鞑子主力又南下镇压,二人不得不退回到南昌,死守省城。去年九月,李成栋曾率军进攻南赣,亦是为了助南昌解围,结果次月便兵败而回。前些时日,听说李成栋又出兵了,可是仔细想想,南昌已经被围攻多久了,只怕李成栋就算是能够拿下南赣,等他赶到南昌时也只剩下给南昌百姓祭奠的份了。”

  这些事情,姑娘只是个女孩子,对此完全是一无所知。陈凯娓娓道来,震惊,不忍,随即便化作了愤怒,倾泻而出。

  “既然如此,那么森哥哥为什么不出兵为南昌解围,难道这上万的王师就都是只能用来打土寇的吗?恕妾身直言,这只怕也不是陈参军的风格吧!”

  仁者爱人,当面临这样的惨剧,总会有着不忍。姑娘的仁慈,陈凯很是欣赏,但是这世上的很多事情,根本就不是一句仁慈就能解决得了的了。

  “郑小娘子,你知道南昌在哪吗?你知道潮州到南昌到底有多远吗?你知道鞑子的兵力几何吗?你知道李成栋对我们这些福建王师的态度吗?你什么都不知道!”

  说到此处,陈凯重重的喘了口粗气,沉下了心,才对姑娘说道:“抱歉,我不该和你发脾气,这不是你的错。但是这件事情根本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的,我和你的森哥哥,我们实在没有办法。如今能做的,就是尽量的扩充实力,起码等到鞑子南下的时候,尽可能的保全这一方百姓吧。”

  “对不起,是妾身失言了。”

  陈凯的样子,确实吓了姑娘一跳。对于那些问题,她自是不得而知,但是依稀记得,好像在来时的船上,她的嫂子董酉姑曾经与她提起过施琅所部遭到李成栋部将郝尚久暗算和围攻的事情,其关系如何,由此可见一斑。

  孤军深入数千里之外,就算是能够无视粮饷补给,一万多人在每一方都是数万人规模的大战中也很难起到什么关键作用,尤其是在于背后还有一个很可能会先行捅上一刀的“盟友”在,想要有所作为就更是痴人说梦了。

  对坐良久,相顾无言,约会不欢而散,陈凯回到小院,也没了用晚饭的欲望,干脆倒在床上,强迫着自己进入梦乡,好把这些糟心的事情抛诸脑后。

  与此同时,姑娘早已回了闺房,倒是原本还在养病的董酉姑的房门处,一个身影如风一般的蹿了进来。

  “娘亲,儿子在小花园看见小姑姑和陈叔叔在聊天。”

  听到这话,原本还倚坐在床上的董酉姑腾的一下子就坐了起来。狠狠的瞪了屋子里服侍的那几个侍女一眼,明确的暗示了她们不许多嘴,在这些人退下之后,她才幽幽的冒出了句“他们二人果然是认识”的话来。

  接下来,三言两语之间,董酉姑就从郑经的口中问清楚了她儿子的所见所闻,随即却皱起了眉头。

  上次郑成功的信送到,确实是提过要在族中给陈凯找一个良配,彻底将这个无双国士绑在郑氏集团的战舰之上。但是对于这个近在咫尺的人选,却没有提及过,大抵也是有着不太想要陈凯迎娶郑鸿逵的女儿的意思在吧。可是现在看来,陈凯和这个姑娘不光是认识,很可能二人之间已经互有了好感,那么接下来会不会是陈凯直接向郑鸿逵提亲,那就很难说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啊。”

帝国再起 https://www.vgamea.com/Read/5213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