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布局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帝国再起第十六章 布局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任命,辅明侯林察总揽琼州府军务,统领水师……”

  “任命,中冲镇总兵官杜辉兼镇守琼州府总兵官,配合辅明侯,负责陆上剿抚……”

  “改,戎旗镇副将蔡元为昌化副总兵,镇守昌化县……”

  “……”

  任命,是在启程前陈凯就已经与郑成功商议过的。军务上,以林察为主、杜辉为辅,镇守琼州一府之地。其他各县,分遣两百到四百不等的泉州兵镇守。唯独有一点特例的就是,昌化县,这个在琼州府并不显山露水的县级行政单位,陈凯则派了一千泉州兵由蔡元专司镇守要事,重视度远胜于府城以外的其他各县。

  现阶段,琼州府的主要军事任务是防御,所以陈凯直接把李建捷的骠骑镇撤了回去。但是,刘伯禄所部的四百匹战马陈凯则全部留了下来,安排了一个李建捷的部将操练,同时也是作为协守的部队使用。

  “那些本地士卒的操练必须尽快抓起来,咱们不指望他们能够配合大军出击,但如果岛内的黎人土司作乱的话,这些人是要拿得出去的。”

  “请抚军放心,末将必竭尽全力。”

  这一府的清廷原有官员大多是被陈凯送回雷州府了,此番陈凯对琼州府是势在必得,随行的便有从中左所和潮州带来的官员。这些人随军行动,已然接手了各州县的行政。唯有知府一任,陈凯始终没有决定下来,他更倾向于王江,但是以着现在的形势,王江并不合适——这不是经济账,这是政治账!

  这一府的事务,暂且还是军管,由辅明侯林察全权负责。而杜辉除了这一府的镇守军务外,还要负责训练士卒

  杜辉的任务很重,林察也同样不轻,明军刚刚恢复对琼州府的统治,需要做的事情可谓是多得难以计数。尤其是在于,陈凯从来就没打算仅仅是收复这么一个府而已,他不仅要将这个府的潜力进行更大的挖掘,更是要借此来做出更多的事情来。但是,无论做什么,首先都是要确保本地的安定,这样才能凝聚起更大的力量。只是这琼州府却有一处最大的难题。

  清初时有说法,琼州府的黎人“叛服无常,无有十年不乱者也”,这话一点儿也不夸张。根据记载,有明一朝,海南岛的大大小小的黎乱高达五十四次之多,这意味着平均不到六年就会爆发一次黎乱。而且,黎乱越到后期起规模就越大,持续时间就越长,分布面积就越广。

  琼州一府,汉人主要分布在北部和沿海地区。诚如屈大均在《广东新语》中有云的那般:琼之地,譬人之身,黎岐,心腹也,州县,四肢也,心腹之疾不除,势且浸淫四肢,而为一身之患。

  与陈凯当年在潮州时面临土寇遍地的局面不同的是,琼州的府县城池虽然都已经从清廷那边落到了明军手里,但是黎乱频仍,使得地方上难以安定下来。

  “榜文已经送去定安县了吗?”

  “回抚军老大人的话,卑职已经送过去了。”

  军议结束,陈凯回到了府衙,第一件事便是问及那个带头的吏员。而后者,也给出了陈凯以满意的回答。

  榜文,不仅仅是送去定安县,琼州府的三州十县全部要张榜抚民,而定安县由于距离府城最近,当也是最快送抵的。

  溯南渡江而上,榜文迅速的送抵定安县衙,那边的知县是陈凯带来的,上任的时间在同行之人中算是比较长的,已经好几天了。县里面的事务还是两眼一抹黑,想要彻底掌控显然是还需要更多的时间的。

  此刻,榜文送抵,他也不由得长舒了口大气,连忙派人进行张贴。很快的,那些陈凯需要看到这份榜文的人们就看到了这份榜文的内容,并且迅速的传播开来。

  县衙前的公告栏,两侧站着衙役,自有一吏员大声的向在场的百姓诵读着榜文的内容。在场的多有本地汉人,但更加为数巨大的则是在县城生活的熟黎,有男有女,无不是站在那里听着吏员的讲解,很快便由窃窃私语变成了大声议论,甚至更有直接向那吏员出言问及的。

  “那位陈抚军是管别的府的官儿,怎么跑咱们琼州来了?”

  “这位乡邻,陈抚军的官衔里确实没有咱们琼州府,但是人家老大人当年义救广州百姓,不下三十万人因此得活,最是一个万家生佛般的人物。官职,朝廷过不了多久就会任命的。能有这么一位能臣来代天牧民,可是咱们琼州府百姓的大喜事啊。”

  吏员表现得很好,因为除了知县和县丞,陈凯已经表示了,主簿和县尉是要从本地的吏员里挑拣。论资排辈,他是很有机会的,此刻当然要表现得尽心尽力一些,也好在知县、县丞这两位跟着陈凯从粤东过来的老爷面前落个好才是。

  “义救广州的陈老大人,我听说过啊,那可是个智比诸葛的人物,连鞑子王爷都被耍得团团转呢!”

  “嚯!”

  尚可喜又一次成了背景板,一个早前听说过陈凯的汉子大声说来,当即便引起了一片惊呼。

  有了这个身份做底,陈凯再说些什么,其可信度自然是会大为提高。

  “……王师所至,自当效皇明285载之旧例,无论汉民、熟黎,亦或是生黎,皆可各行其传统不变。如虏廷之剃发易服之恶法,当立即废止!”

  榜文的内容,无非是表明身份和立场,这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对于琼州的现状,并不仅仅是张榜安民就足够的。

  黎乱,从来都是治理琼州府的最大难点。明初时改变了元时任命土官为州县长官的旧制,以峒为单位划分大大小小的土司,整个琼州府地界内生黎、熟黎的土司数量高达1203个,大者数千户,小者数百户。如《广东新语》中所示:二三十里间辄有一峒,峒有十数村,土沃烟稠,与在外民乡无异。

  原本掌控州县的黎人土官被废止,如推恩令一般将大土司分为了一个个的小土司,再辅以儒家教育式的汉化模式,明时的黎乱虽然频仍,但是比之元时其造成的破坏还是要小的。

  但是,到了清时这一切就登时换了个味道。黎人不论男女、不论生熟,极其重视衣饰发型,遵循传统。这一点上,历朝历代的汉家统治者从未干涉过,甚至就连暴元都没有。但是满清一如对待汉人那般,勒令黎人剃发易服,由此不堪其辱,这当即就爆发了强烈的反抗。

  明时黎乱更多是由于经济问题和土司的欺压,而清时的黎乱则更多的表现在了以剃发易服为代表的民族压迫上面。由此,很多无法接受剃发易服的汉人与黎人联合起来,抗拒清廷。而面对清军的镇压,熟黎们开始纷纷逃入山林,与生黎为伍,这使得那些“性亦狂横,一语不合即持刀弓相向”的生黎们更是如虎添翼。

  这是文明的倒退,但清廷并不在意这个,只苦了刘伯禄急急忙忙的出兵镇压,唯恐不干涉传统的“大宋复国军”与黎人联手,结果落了个身死军灭的下场。

  这样的恶法,直到这定安县重归明军之手,一些故土难离,实在没办法只得剃发易服的熟黎们便立刻重新换上了传统服饰,一如同县的汉人邻居们那般。因为他们很清楚,明廷是不会干涉这些的,只有万恶的满清才会如此。而此刻,陈凯的再一次郑重声明,更是将此彻底敲定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榜文解释的同时,不少黎人摸了摸头顶,似乎已经有些头发茬子长了出来。但想要恢复原本的样子,却还需要更多的时间。这一好消息也在口口相传中迅速的传开了,从州县衙门,到各处坊巷,再到附郭的村镇,直至五指山地区由大量生黎土司掌控的土地上。

  各州县,便是辐射原点,明军的身份和态度不断的扩散开来,也势必会影响到岛上黎民的心态。毕竟,剃发易服,汉人不喜欢,黎人也不喜欢。只要能够把这一恶法废除掉,不管是汉人,还是黎人都会对此感恩戴德,也势必会消弭不少黎乱的诱因。

  时日还短,暂且还看不出什么效果来,不过无论是陈凯,还是林察、杜辉、李建捷他们,对此都是持乐观态度的。无他,有满清这个麻子脸在,任谁看上去都是皮肤光洁的。

  军务方面,陈凯已经安排妥当,林察和杜辉都是有着丰富经验的,当不会出问题。至于民政,榜文张贴的同时,陈凯暂且也不打算做出太大的动作来,以前怎么收税、怎么与士绅百姓相处,现在就怎么来,无论海贸、盐课、渔税等处皆是如此,以免影响到安抚百姓的效果。但是有一点,却是必须现在就行动起来的。

  “蔡元应该快到昌化了吧?”

  “按照正常的行程,当是已经到了。”

  “那就再给他去一封信,让他开始准备。”

  其实,无需陈凯的督促,蔡元那边在抵达昌化县城后,也立刻开始了相关的准备工作。

  昌化县城位于昌化江的出海口,蔡元率部抵达后,接受了原本由林察带到此地镇守的那两百兵的兵权,加上他带来的八百兵,共计一千。随后,在巩固了对县城的控制后,蔡元便立刻带着那些俘虏出城,溯流而上,直至一处名为金牛岭的所在才停了下来。

  “是这里吗?”

  “回大帅的话,就是这里。您看,那边有一处矿洞就是当年张知县派人驱逐盗矿贼时封堵的。”

  吏员是昌化县的老人儿了,比之那些知县,包括如他口中提到的那位崇祯朝昌化知县张三光,他们这些本地的吏员在此都要更久的时间,才是真正的地头蛇。

  此刻,吏员向蔡元提及的那桩旧事,便是崇祯二年,昌化知县张三光带着本地的吏员、衙役以及驻军驱逐盗矿贼,严禁私采亚玉山铜矿。

  铜,是中国古代用以铸造货币的金属。此处铜矿,为人所知已有多年,期间多有盗采。奈何,陈凯出发前就说此处是铁矿,蔡元最开始是深信不疑的,但是等他抵达昌化县后才从那些吏员口中得知了另一个版本。

  一边行文向陈凯汇报,一边蔡元还是按部就班的押着俘虏来此——不管是铁,还是铜,蔡元觉着既然是好东西,陈凯十有八九是不会放过的,否则这么大费周章的又何苦来哉?

  “去,押着这些苦力去砍伐树木,咱们要在此修建营寨。”

  先要挖掘,得先有个地方住。这无论是为了休息,还是为了看管俘虏,都是最有必要的。蔡元在历史上曾两度重建潮州的广济桥,哪怕这两次在如今都没有发生,其人能担此任,显然是有相关的能耐在身的。

  只不过,能耐再大,他也不知道此处在后世被命名为石碌,乃是亚洲最大的富铁矿,储量高达三亿吨,品质之优极其罕见,而且还是个露天矿山。

  此处最早就是以铜矿出现在世人眼中的,直到后来才发现铜在此处不过是少数派,真正丰富的矿藏是铁。不过那已经是1935年的事情了,当时的国民政府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进行开采,结果反倒是在抗日战争期间便宜了日本人,直到抗战结束,足足被日本人掠走了六十九万多吨的铁矿石!

  当时,日本人使用的是半机械化作业。不过凭着现在的技术,陈凯暂且给蔡元的也就是一堆俘虏,纯粹的人力作业。至于以后如何,那是以后的事情。况且,这才仅仅是一个开始,光是附属设施就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就在蔡元指挥着那些俘虏为石碌铁矿的挖掘做准备的时候,一连十来天过去,陈凯那边也收到了预期的效果。

  琼州府的百姓,无论是汉人,还是熟黎和生黎,对于剃发易服令的废除都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不少琼山县和定安县的土司纷纷跑来求见不说,就连很多躲在山里的汉人抗清武装也纷纷跳出来表示愿意接受陈凯的节制。

  万州千户曹君辅、曹宏锡父子,崖州千户洪廷栋、镇抚胡永清,崖州黄流汉民抗清首领彭信古等等,纷纷向各州县的明军输诚,一个个的恨不得插上了翅膀赶到琼山县去面见陈凯,只求得见一次他们眼中的万家生佛。

  这些汉民抗清武装是最值得信任的,陈凯自然是要见的,不光是要见,更要将他们纳入到明军的体系之中。而陆陆续续赶来的黎民土司们,陈凯也是要安抚妥当的,为了琼州府的长治久安。

  每天陷入到了见客的流程之中,回想起当年刚刚夺取潮州府城时,城里面的士绅大户们可是很不给他面子,等到郑成功到了才一个个的“药到病除”。而现在,只凭他陈凯这个名字,就足以让这些人望风景从,早已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一转眼就是四月下旬了,万州千户曹君辅、曹宏锡父子扔下军队赶来拜见,陈凯也毫不犹豫的任命曹君辅为琼州镇参将,带着他的部队归并到杜辉麾下任职。而曹君辅的儿子曹宏锡则被陈凯留在了身边,充当卫队副队长。

  这是提拔,也是极大的青眼。曹君辅不说,就连他的儿子日后外放出去也是以陈凯的亲信作为核心身份,官职肯定低不了。父子二人原本只打算搭上了陈凯的线,日后在地方上能够与知州、守将们更说得上话,岂料却得了这么大的一个彩头,当即便是向陈凯表了起忠心,斩钉截铁的说着那些“上刀山,下火海”的话语,乍看去倒也真的是诚意满满。

  送走了曹家父子,陈凯伸了伸腰,这些天实在是磨人,每天说不完的话,见不完的人,却也是没有办法。只不过,如此千篇一律的日子很快就起了波澜,陈凯刚刚目视着曹家父子离开,便接到了一份新的军情报告。看过之后,却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还真是快啊。”

帝国再起 https://www.vgamea.com/Read/5213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