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第一章 生子当如苏若邪 回到首页

第一章 生子当如苏若邪
至尊邪皇第一章 生子当如苏若邪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一章生子当如苏若邪

雪融化之后,变成春天,这里是隶属古战场一处接近妖界的荒地,距离上一次圣战已过了五十年,每一甲子三界便发动一次圣战,如今距离圣战只有十年。

然,在上一次圣战之中,三界各有损失,不分胜负,无人能够定鼎古战场。

天空一碧如洗,万里无云,一缕缕柔和的阳光点点洒下,温暖着这一片荒地。

春风和煦,缓缓地吹来,严冬过后,那初春带着阳光的暖风给人一种十分舒爽的感觉。

在一片山林的边缘荒地,有一块占地二十丈左右的小乱石林,乱石林中正有一名少年舞剑,那少年的一张脸蛋长得极为精致,面如冠玉、唇红齿白只不过却带着稚嫩之气,看起来却不似真人仿佛只有画中才有般的人物,妖异的丹凤眼,霸气的剑眉,笔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这少年若是一名女孩,长大了,绝对是祸世殃国的绝世妖孽。

少年手拿木剑,舞得风声四起,身形轻盈飘逸,一袭乌黑的长发,随风而飞舞,身上那宽松的布衣也发出猎猎的声响,那木剑走势,时而慢如太极,时而快如奔雷,一手精妙的剑法舞得天花乱坠,一套剑法飘逸潇洒,轻灵翔动,隐隐之间可以看到那木剑之中散发出点点金光,极其美丽。

若是喜欢舞剑之人,就能看出,这一套剑法每一个姿势都非常的潇洒,只要动作不变形,都是非常之帅的。

一直到收式,少年这才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浊气,将木剑插在地上,很是得意地笑道:

“苏家剑法果然精妙,与刑天巫诀融会贯通,以战之气温养剑之气,凝聚成杀之气,相辅相成,可惜煞气太重了,被我这一改,帅气多了,这剑法厉害不厉害不重要,关键是姿势要帅嘛!”

少年心中一阵欢喜,转过头去,看着站在一道乱石上匍匐着一只白色的狐狸,跑了过去,将那狐狸抱在怀中,微笑道:

“桑桑,怎么样,我的苏家剑气刚刚突破七星黄级了,来来来,我用杀之气温养你体内的经络,这样的话,你的实力也能慢慢提高了,好不容易把你温养出战脉了,你可得好好保持下去,我可是把战脉跟剑脉都融汇在一起了!唉,我都把刑天巫诀传给你了,也不知道你会不会修炼!”

‘吱吱……’那一身白如雪花的狐狸点了点头,欢声地叫了起来,少年无奈地摇了摇头,也不知道她点头是真会还是假会,便再也懒得想了,剑指一点,一道金黄色的光芒涌入那狐狸体内,舒服得那狐狸直哼哼,同时也留下了一缕剑魂在那狐狸的体内。

“若邪,吃饭了……”刚刚温养完毕,一道声音自东方百丈远的小木屋传来,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少年,今年七岁,名叫苏若邪,对于这名字,是他的父亲取的,当苏若邪从前一世穿越到这一户人家的时候,看到父亲那激动的神情中带着一股希望同时又闪过一抹恨意,随后便吐出了苏若邪这三个字。

“若邪,若邪,嘿嘿,我前世道号中不也是有个邪字?邪心子少将!一晃已经是七年过去了。”这似乎已经是很遥远的一件事了,苏若邪心中再一次叹息了起来,整理了一下心绪,脸上便洋溢起笑容,高声回应:

“来了!”

那被苏若邪称为桑桑的小狐狸也跳到了苏若邪的肩膀上,吱吱地欢叫了起来,苏若邪又是一声高呼:

“小喵,开饭了。”

突然一阵猛烈的呼呼声传来,一头浑身雪白的老虎在如梅花桩的乱石小林中穿梭自如,奔跑到苏若邪的身边,俯下高有一丈的身子,苏若邪随意地跳了上去,拔出了地上的木剑朝着那白虎的屁股狠狠的一拍:

“驾!”

吼,那白虎翻起了白眼,似乎对于少年把他当成马很不满意,不过还是很快的朝着那小木屋跑去,因为,要开饭了。

十个呼吸间,小喵便跑到了木屋前的一个大木盆中,里面有大块的骨肉,便自顾自的吃了起来,桑桑眼中闪过一抹红光,刚要去与小喵争抢食物,却被苏若邪给抓了回来:

“桑桑,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跟小喵争东西吃,咱们里面有母亲做的,更好吃。”

说着说着,苏若邪十分溺爱地摸着桑桑的小脑门,走入了木屋之中,木屋一进去便是大厅,摆放着寻常百姓家该有的家具,餐桌上则是摆放着丰富的早餐。

“母亲,父亲!”苏若邪看着已经坐在一张八仙桌前一对男女,很恭敬地叫了两声之后,便坐在了一条长椅上,一手捧起一碗已经盛好的香喷喷的白米饭,一手拿起筷子举了起来,乐滋滋地笑道:

“开饭咯!”

苏若邪的父亲,苏烈风,面部线条十分的柔和带着一丝颓废,微微一笑,看起来便是慈父类型的,而母亲苏玄英,长得英气十足,一身的实力修为更是在苏烈风之上,看着苏烈风拿起筷子正要向桌面上的食物进攻,便出动的自己手中的筷子,夹住前者的,不满地呼喝道:

“你吃什么?这可是你儿子自己打回来的猎物,你说你啊?要实力没实力,要本事没本事,猎要你七岁的儿子去打,你自己倒好,整天铸造着那些破烂玩意儿,就能填饱肚子么?四十岁的人了啊,土都能埋到腰了,你说你,有什么出息?再过十年,只要圣战一起,我们这地方还能住人么?你我死了都不要紧,儿子怎么办?怎么办?”

对于母亲的这般话,苏若邪已经听得耳朵都快生出茧子来了,在他的印象中,母亲在他小时候,十分的温柔,但是在他越长大,而父亲一边很固执的要教苏若邪武功,一边不停的铸剑,母亲的脾气就变得越来越暴躁。

可是苏若邪自己也喜欢修炼,最后母亲拗不过苏若邪的‘强身健体’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依然将怨气撒在自己父亲的身上,伴随着苏若邪实力越强,日益针对。

然而父亲一如既往的,放下筷子,没有说话了,走了出去铸剑,苏若邪很佩服父亲,是个男人,很能隐忍,这么多年来,没还过一次嘴,每一次总是静静的听着母亲的牢骚。

“走走走,走了就不要回来了。”苏玄英眼中爱带着恨,对着苏烈风的背影呼喝了几声之后,便再也没有说什么,夹起一块鹿肉,放在了苏若邪的碗中,说道:

“小若邪,要多吃点。。”

苏若邪微微一笑,对于父亲与母亲这种状况,自己第一次尝试劝解,母亲便安静了下来,不过这只是一时的,因为苏玄英也没想到年纪小小的儿子会出来说什么,不过时间一久,这种无时不在,无时不刻都在爆发的战争,已经让苏若邪没有心思再去理会了,充耳不闻。

苏若邪点了点头,夹起了一块鸡肉,放到桑桑面前,乐呵呵地说道:

“桑桑啊,咱们以后可别像他们那样,吃顿饭都不安宁。。。”

苏玄英愣了一愣,对于儿子的话,有点吃惊,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了,只见桑桑点了点头,前爪抓起了那块鸡肉,吧唧吧唧地吃了起来。

看着苏玄英的脸色,苏若邪这才笑嘻嘻地说道:

“母亲,你不是说过,桑桑是什么九阴圣狐么,可以化形为人,反正咱们这方圆十几里再也没有别的人家了,等桑桑化形为人的时候,直接把桑桑给娶了就可以了,也省得你们又要给我筹备取姑娘的东西了(本章未完,点下一章继续阅读)

至尊邪皇 https://www.vgamea.com/Read/43940/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