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回 修法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至尊曲第六百二十二回 修法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凡是真正有志于修行的人们,要擦亮自己的双眼,端正好自己的心态。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修行呢?

  是宗教式的修行生活呢,还是真正的实修实证呢?

  在宗教史上可能无名无分的教门,却是真正的实修门派中的一朵奇葩。也许皈依了某个宗教团体,成为某派第几代的传人,在别人面前,这个身份很自豪,穿着这身道袍多少有些自得。但多少年过去后,也许才发现自己依然如故,虽然着书无数,也会讲经,讲得头头是道,天花乱坠,但只有自己心里明白,经文是经文,自己还是自己。

  虽然每天也打坐,但心里清楚自己每天打坐从来就无法入静。

  尽管每天也做早晚课,但自己要明白那就和读书那样没什么区别。一天一天就这样过去,天天磕头,念经,可习气、烦恼丝毫未除,性格、心态依旧,没有任何改变。

  自己心里也清楚,这不是真正的修行,只不过是另外一种生活罢了。

  也许你默认了这种生活,反正每天活在光环当中,谁知道你有没有真正的修为呢?

  也许你不甘这种生活,希望去寻找一个真正的明师。这个明师在哪里呢?也许他就像一个目不识丁的普通人一样。

  也许他默默无名,也许他疯疯癫癫,大吃狗肉。也许他邋遢近疯,也许他不近人情,这种人,或许没有文化,或许没有地位,没有身份,但他们却是真正的修道之人。

  你肯不计名份的,无怨无悔的跟他们走吗?你不怕人家说他们是骗子吗?你不怕从此失去其他信众对你的敬仰吗?

  所以说,修行,真不是一般人所能为之事。这辈子能走对路的人太少了。尤其是还有不少已经走错了路而不自知的人,也许有的人几十年后又幡然悔悟,但更多的人就这样一直执迷不悟的走到生命的尽头,何其悲哀。

  修行,就是修行而已,不要搞那么复杂。再说简单点,任何修行落到最后,就是两字“修心”。任何方式,任何法门,打坐,诵经,持咒,画符,踏斗等等,都只是在辅助自己修心而已。

  像广成子、赤松子、太上老君、彭祖、容成公等人,他们不入任何宗教,但却是在以道门的方式修行。

  在宗教没有产生之前,修行早就已经开始了,那个时期的修行,很多法门都非常真实,而且直指大道本源。不像后人所修的gong fǎ,加入了太多的宗教元素和一些封建迷信的内容,早就被改得面目全非了。

  然而许多人偏偏还执迷不悟,却以为要修行,必须要皈依入宗教,披上宗教外衣,并且固执的认为,凡是入了宗教体系的,有宗教信仰的才算是修行。这其实是对修行最大的误解。

  事实上,真正的修行和宗教无关,否则地狱门前就不会修士多了。

  如果人想真正的修行,那么首先要做的,就是去寻找一位真正懂修行的人。

  这个人也许在混宗教,也许是混社会,也许是个樵夫,也可能是个大汉,甚至可能是个乞丐。所以希望凡是来真心求道的人,眼光不要那么肤浅,心胸也要宽广一些。

  尤其是对民间一些名不见经传的修行人以及他们所修持的法门,不要动不动就以宗教的偏见去看待,因为那很可能让你错过一个真正的高人和高明的法门。

  修行界如同隐世者一样,真正隐得深的人,很可能才是真正的修行高人。

  所以啊,有些人自诩为修行人,却不积口德,动辄就喜欢去评论人家的修行门派,那除了显示出自己的肤浅和无知,也很可能在为自己种下祸根。这一点对修行之人来说,尤为重要。

  不要随意轻慢质疑别人,不可轻易看低身边每一个修行之人。修行有成之人并非个个都是端坐庙堂,宝相的高道大德,贩夫走卒之间也有修成大道的。

  以世俗的眼光或宗教的偏见去看修行之人,往往人会因为这种分别心而错过真正的高人。

  早些年东山的一个小村,村子边上有这么一家,本来是没儿没女的,后来亲戚家过继给他们一个姑娘,算是给他们老两口养老送终的。

  虽说是过继来的,但跟亲生无异,一家过的也是有滋有味的,不过毕竟是姑娘,姑娘大了就要嫁人,而且还是嫁的远离老两口的城中。

  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这话说的总是没错,姑娘多次要求两位老人去跟他们同住,但老两口一来住不惯城中,二来也是怕给姑娘姑爷添麻烦,所以,老两口还是规规矩矩的住在农村。

  说到这,不是姑娘没有孝心,孝心是有的,也得老人们领才是,话说这头一年姑娘和姑爷回家看望他们老两口,还别说,这小两口还挺孝敬,买米买面买肉买油,钱是一点没掖着藏着,使劲给老两口花。

  农村是烧柴的,就这几天姑娘和姑爷一起商量,这爹妈腿脚力气不如以前了,所以姑爷赶着马车进山,就拉出来不少柴火,和妻子一起把院子里的柴火垛摞的高高的,整个看起来就是全村第一高的建筑物啊。

  老头是聋了,眼睛也开始花了,老太太算是硬朗点,地里活还能干干。

  平日里就把老头子一个人扔在家,老头子就坐在躺椅上,摇着……

  就是这一天,老头依旧在椅子上打着盹,这时候在他家里就听见厨房一顿“叮哐”各种锅碗瓢盆杂乱的声音,可老头本来聋了后根本听不见,但那一声巨响却奇怪的使他听得很真切。着实把老头子从椅上吓的跳了起来。

  他急忙去屋子看,一看自己家的荤油坛子被打翻了,荤油坛子就是农村人杀了猪之后用他们的肥肉练成的油脂,用于做菜的。

  原本是平整结块的荤油,上面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小爪子的印子,老头心想:这难道是只大耗子么?

  事情过去一年多了,姑爷始终把自家的柴火垛摞的高高的,这次回来的不是两口人了,变成了三口,老头老太太有了他们的大外孙子。

  说来也赶得巧,等小夫妻回来,老头子就闹了点毛病,两口子也只能撂下孩子给老妈先带着,他们就架着老头去了医馆。

  老太太抱着大外孙子,可是就由于老太太岁数大了头脑有些不济,结果就出了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本来逗着外孙子好好的,就听见外面有人挑担卖豆腐的,老太太好吃这口,就赶紧端着小木盆,拿了点钱,还嘱咐着外孙子说:“大宝贝孙子,姥姥一会儿就回来!”

  不过出去半天豆腐没买成,卖光了,反而和同村的聊了起来,聊来聊去,自己就忘了还得看孙子这一回事儿。

  都说岁数大了脑力不济果真不假,等到聊到自己姑娘家的时候,这才想起来外孙子自己还在家,这都是一个时辰以后了,老太太一想,立刻就抽了两下自己的嘴巴。

  小木盆都丢了,鞋也跑掉了一只,她急忙回家,只见自家炕上,这么一瞧,心就凉了半截,外孙子没了……

  让自己给看丢了,农村不比城中,每年在农村鸡鸭鹅狗伤到婴儿的不在少数,而且还有不少人贩子选择在这里下手。

  眼看自己的宝贝孙子在炕上就没了,吓的老太太赶紧去找,眼看老太太光着的那只脚都磨出血了,也没看见外孙子。

  再待一会儿姑娘,姑爷他们就回来了,这可跟人家两口子怎么交代?外孙子出了事儿,自己还能苟活在世上么?

  也别等人家来找了,她干脆死了算了,哪有脸见自己的姑爷姑娘啊。

  老太太这根绳子都弄好了,准备要上吊,双脚就在板凳上一站,就要奔赴黄泉的时候,就听见自家院外的柴火堆上面竟然有一个小孩儿在那啼哭起来……

  老太太急忙去看,果不其然那,正是自己的宝贝孙子,心里这个乐啊,一看这外孙子还挺高兴,老太太简单的瞅瞅他碰没碰着,伤没伤到,只看宝贝孙子什么事儿都没有,只是小手里抓着一撮huáng sè的毛。

  老太太这时候向自家的柴火堆里看去,只见深黑的柴火缝隙里面有一对小眼睛正看着自己。

  老太太当即心领神会,对着柴火堆就是鞠了一躬。

  幸好是虚惊一场,但是老太太明白:还好有“它”,不然那自己可能就真的奔赴黄泉了。

  当晚,老太太端了一碗香喷喷的鸡肉放在柴火堆那里,第二天早上一开门,就看见那只碗和筷子工工整整的放在自家的门前。

  日子终于回到以前了,不过现在老太太只要家里做什么好吃的,就会端去柴火堆上放着。

  最有意思的是,当时他家取水的是一口井,每当水缸里的水见底了,第二天就会听到自家水井上面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不多儿会自家的缸就满了,老太太听在耳朵里乐在心里,她知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日子还是一天一天的过,老头子还是喜欢微微的摇动着椅子,他一开始摇着摇着,继而在葡萄藤下打着瞌睡。

  这时候常会看见一只huáng sè的动物趴在老头儿椅下面也打着瞌睡,时不时推动着老头的椅子

  要说这动物是什么,黄皮子一只,就是那个住在柴火堆里的黄大仙。

  它也算是这个家里的一员了,有什么老头老太太干不动的活,它就会来帮助他们,作为回报老太太经常做些好吃的犒劳犒劳它。21

至尊曲 https://www.vgamea.com/Read/54189/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