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欲试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不聊斋第四百四十章:欲试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周青山先坐囚车游街示众,然后被拉到十字街头枭首,围观者众。当那人头落地,便爆出一阵雷鸣般的喝彩声来。

  而今在州府,陈唐声望卓越,有妖道摸进城来图谋不轨,民众们自是愤慨不已。他们饱经磨难,好不容易安稳下来,有一口温饱饭吃,毫无疑问,陈唐便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对陈唐不利,就是对他们不利,于是同仇敌忾。

  陈唐返回州衙,继续理事。他坐镇潘州之事,随着时日发酵,渐渐天下皆闻,不可避免有麻烦找上门来。其与杨临鹤之间结下的是死仇,几乎没有和解的可能,这番斩了周青山,下一步,杨家那边更不会善罢甘休。

  不过对此,陈唐并不在乎。今时不同往日,他早非孤家寡人,也不再是身份低下的小官小吏,而是潘州巡抚。不管品秩还是权柄,都能与杨临鹤相抗衡,只是麾下兵甲有所不如罢了。然而从宁州到潘州,万里迢迢,杨临鹤不可能挥师北上,那样与造反无异。更不用说两者之间隔着众多城池,大军哪能随便穿行?无法率兵来攻打潘州,杨临鹤就只得派遣手下的奇人异士来做事,这些人来到潘州,等于自投罗网,像周青山这般白白送死。

  陈唐忧虑的另有其事。

  随着地位提升,以及修为增进,眼界目光水涨船高,关注点颇有不同,说玄乎点,便是境界高了。

  潘州安定了,根据各路线报反馈,别的州域情况也在渐渐好转,便说相邻的秦州,本是极为叛乱的,当下也已被镇压了下去。新帝登基,在缓过最初的手忙脚乱、焦头烂额后,已经慢慢掌握了主动。由此可知,这一位,定然是手腕过人的主。不过这也是正常的事,出身帝王之家,又能在各方势力角逐之下坐上宝座的人,岂是等闲之辈?

  对于京城的风云内幕,陈唐知之不详,可管中窥豹,亦能有所了解。

  但并非说这就代表天下清平,从此一马平川了,有那么简单就好了。燕赤霞离去之际,留下了嘱咐,其中一句:天下之事,反复无常,稍有不慎,便会身死道消。最后更是直言不讳地让陈唐小心世家势力的反扑……

  对于世家,陈唐已经了解甚多,宛如拨开了一层迷雾,使得隐藏其中的事物逐渐显露,水落而石出,慢慢看得分明。

  所谓“世家”,乃是具备妖魔血统的存在,与人族不同。站在陈唐这个“过来人”的角度上看,可以直白地解释为进化上的历史遗留问题。随着大环境的动荡变化,以及别的因素,人道开始兴旺。如此一来,自然而然与世家的利益产生矛盾和冲突。

  这一点,是本质上的根源。几代王朝更迭,以及诸多政令实施,幕后都有着斗争的影子。

  凭着超越寻常世俗的天赋和力量,世家拥有难以想象的势力,乃至于操纵朝野,甚至以人为食。在百年之前,便有官府帮世家圈养民众,献祭血食的情况,助纣为虐,穷凶极恶,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

  如斯行径,与人道原则相悖,为人所不容,更激起士大夫阶层的强烈反感。

  随后在几代王朝的管治之下,以及世家本身存在的缺陷,情形才开始逐步扭转。到了殷朝,正到了一个临界点上。

  先说世家,发展至今,三足鼎立。其中产生了严重的血统之争,也就是纯血与半血的分歧。在某种程度上,此分歧使得世家内部内讧,陷入了无尽的内耗之中,元气大伤。

  作为外来者,陈唐是懂得进化论的,并且习惯从科学的立场分析问题。虽然说此世界非彼世界,但总有些根本问题能够寻到共通。

  世家妖魔,天赋可怖,但月有圆缺,不可能有着完美的种族,是以也存在缺陷,在后代繁衍方面甚为困难。过往之际,牠们为了保持血脉纯粹,便保持着内部通婚的传统和习惯,如此一来,不可避免地近亲繁殖,问题自是多多。积累下来,一旦爆发,便是巨大的危机。

  胡氏显然更早地意识到危机的来临,所以打破常规,开始与人族通婚,生出了半种后代,变得更为智慧,与人族同住,慢慢融进了圈子内。经商、任政等等。

  但此事为黄家不齿,认为半种不配为妖魔,于是两家矛盾尖锐对立。

  至于最为神秘的敖家,早在百年前就淡出中原,前往海外,据说是想要寻到传说中的仙山仙岛,一心走世外之路了。当然,敖家的影响犹存,特别是在水族间,依然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威。

  陈唐已经想明白当日在码头上遭遇的神秘爷孙,十有八九便是敖家的人。是以当亮出那块牌子,鬼跳涧的大妖沈墨河马上变得客客气气。各路水妖更是大献殷勤,送上诸多宝物。

  那是一个光怪陆离却日渐衰落的潜藏世界,若非时代缘故,很难与之相遇。

  神秘之地其实还有不少,比如那芙蓉城小人国……

  陈唐吐一口气,他也算是见多识广了。正因如此,才能增进见识,开拓眼界。

  话说回来,目前中原最主要的症结便着落在黄家之上。而陈唐与黄家之间结下了梁子,昔日联手燕赤霞,将黄县令诛杀,后来又斩了一位黄校尉。这些事虽然做得隐秘,但以黄家的背景,查出些蛛丝马迹并不难。

  其实事情真相也已无关重要,陈唐接受钦命,坐镇潘州,本身就与黄家所图产生了根本的矛盾,因为黄家是要这个天下乱的。陈唐的路子,明显跟胡氏走到了一起,也就站到了黄家的对立面上,是以不管从那方面看,黄家都不会置之不理。当其动,势必施展出雷霆手段,比周青山之流,不知要凶猛多少。

  那可是真正传承千年的世家!

  那么,会来一次正面的硬撼吗?

  陈唐不无担忧,他虽然已执掌潘州,麾下有上千兵甲,还有高大城府为屏障,只是世家行事诡谲,飘忽无常,很难用世俗力量来与之对抗,不是说人多就行的了。否则的话,偌大王朝,何以对世家忌惮,并差点被弄点分崩离析,大厦倾覆?

  很多时候,本就是暗流汹涌,不到喷发之际,很难捋得清楚。

  但转念一想,如果黄家有嫡系出动,想必胡氏那边也不会袖手旁观,却不知会来什么人物?

  会是胡不悔吗?

  莫名的,陈唐有所期待。

  目光忽而一转,落在摆放在案上的剑匣,气息感应之下,可知匣内光芒熠熠,那是一道道温养出来的剑气。数目多了起来,交织成片,颇为粲然。居中一柄剑体存在,那是滋生剑气的母体,固然难以拔出,却能通过吞噬邪祟阴魂,从而使得剑气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

  意念稍动,道道剑气嗡然而鸣,似做回应,跃跃欲试!

  不聊斋



不聊斋 https://www.vgamea.com/Read/5745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