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狗急才跳墙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独家宠婚【第409章】狗急才跳墙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任祁峰忙说“如果撤销了南总的职务,董事会就空缺了一个董事,整个董事会人数变成了偶数就无法表决重大事项,太太推理得很正确,后天上午一定是股东会,只有新增一个人进入董事会实现单数,才能进行表决。”

  高管们争相问道“太太,那我们怎么办?”

  宋清云冷哼一声“不用紧张,空缺的那一个董事位置,我会亲自回去担任,你们赶紧去联系名单上的人。”

  任祁峰惊愕地问“太太,恕我直言,您在一年前就已经退出了董事会,对宋氏来说只是大股东,现在股东会上的人,不一定肯通过您的提名,您有什么办法进入董事会?”

  宋清云狠厉地说“这个不用管,身为宋家人,我自有办法!”

  跟宋家别墅比起来,听风筑里永远都是那么安宁,沉静。

  方慈在楼下婴儿房里看着丢丢空空如也的婴儿床,一脸的心事重重。

  她在担忧韩叙,也在担忧宋氏。

  晚饭后白季岩跟宋浔在客厅里说话,被她给听到了一点,好像在说宋清云正在满世界奔走联络股东和董事。

  方慈恨透了宋清云,也知道宋清云不仅仅是心肠歹毒,还是个很有手段的女人,她担心宋浔会在宋清云手里吃亏。

  一年前的董事会,正是被宋清云算计,让宋浔吃了大亏,到后来还差点被南君泽害了命。

  如今这个节骨眼上,南君泽被抓,宋清云只会比以前下手更狠。

  方慈唉声叹气,刚才宋浔发现她在偷听,跟白季岩两人躲到楼上书房关起门商量去了,必定是事关重大,已经让宋浔这个性子的人都要郑重其事的地步。

  菲佣走进来说“太太,我听不见里面说话。”

  因为担心,想知道宋浔和白季岩有没有商量出什么办法,方慈让菲佣上楼去偷听,如今菲佣下来说,什么也没听见。

  果然是大事,不然为什么连偷听也听不到?

  楼上书房里,白季岩正跟宋浔汇报听来的消息“有几个董事给我发来了消息,说宋清云约见,提出让他们在董事会上,重新选举她为下一任的董事长。”

  宋浔不屑地冷哼“有没有说,她用什么条件交换?”

  “有,自己人报告回来的消息说,宋清云提出,只要是选她为董事长的董事,会无偿赠送外地分公司2的股份给他们,条件十分诱人!”

  “果然是大手笔,看来还真是豁出去了,这是冲我来的,宁可割血也要占住董事长的位置。”

  白季岩不解地问“宋清云现在只是个大股东,连董事都不是,看样子是琢磨出来,后天上午开的是股东会,她必须先从股东会提名进入董事会,才有资格让董事选她为董事长,难道她以为,还会有股东敢提名让她进入董事会?”

  宋浔先是冷笑了一下,眨眼间神色严凛,忽然想到某件重要的事“不,她不需要股东会提名!”

  白季岩一愣“老板的意思是?”

  宋浔一掌拍在书桌上“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宋氏有条不成文的规定,宋家最大的股东可以不经股东会提名,自荐进入董事会!”

  “什么?!”白季岩吃惊不小“如果宋清云真的自荐进入了董事会,那她就有资格竞选董事长,难怪现在四处联络董事,不惜以外地分公司股权来交易,老板,这事非同小可啊!难保会有人经不住诱惑!”

  宋浔沉思了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书房的门锁忽然自己动了起来。

  宋浔和白季岩相视了一眼,知道是方慈在门外偷听,互相无奈摇了摇头。

  白季岩正想过去把书房门打开,结果人还没走到门内,书房门就从外面自己打开了。

  方慈手里握着钥匙站在门外,快步走了进来,将一张发黄的纸拍在了宋浔的书桌上,语气里满是恨意“想自荐进入董事会,她宋清云必须得先是宋家人!她不配!”

  方慈刚才那十足的底气是从何而来,宋浔还没顾得上去想,无奈地问“妈,这是什么?”

  方慈气势凛凛地说“这是你爷爷的遗训!”

  宋浔拿起桌上发黄的纸张,火速看了一眼,还没说话,急不可耐的白季岩就急忙抢了过去看,一边看还一边读了起来。

  “清辉吾儿,父要去了,咱宋家人丁稀薄,往后只剩你和清云兄妹二人相依为命,你身为兄长,当忍让照顾她;

  此去,为父心中尚有不宁,清云野心颇大,日后恐难屈居于你之下,如她安份守己,你当保她一生衣食无忧,

  若有朝一日她行事不正,玩弄心术谋夺家产,你可将她与南家人赶出宋家大门,从此宋家不再认她这个女儿!”

  白季岩读完,迟钝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镜片后面的两只眼睛精光毕现“老板,天意啊!有了宋老太爷的遗训,可以将宋清云赶出宋家,出了宋家门,宋清云就不再是宋家人,就算还是宋氏的大股东,也不能自荐进入董事会,太好了!”

  方慈在一旁跟着点头“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宋浔盯着白季岩手中发黄的纸张出神,片刻后摇了摇头“遗训当中指明的是我爸爸,如果是二十几年前,爸爸还在的时候,或许还有用,那时候也没有那么健全的法律制度,家族遗训可以当家法使用,现在这张纸什么也代表不了,于法律上不具有任何效力。”

  说完,宋浔指着纸张对白季岩说“拿去裱起来,当作留念吧!”

  “啊?”白季岩和方慈倶是愣住,刚才脸上信心满满的表情,顷刻间消失。

  宋浔对白季岩扬起嘴角笑了笑“我妈不精通法律,白季岩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废柴了?”

  白季岩老脸一红,挠着耳根老久才挤出几个字“我这不是病急乱投医嘛!”

  “病?未必!”宋浔若无其事地起身“真正有病的人,是宋清云,她只是在狗急跳墙!”

  方慈一颗心又被揪了起来“那你应该找个能信得过的大股东,去填补南君泽的董事职务空缺,绝不能让宋清云再进去搅浑水!”

独家宠婚 https://www.vgamea.com/Read/5793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