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4章 问罪来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原来我很爱你第1714章 问罪来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1714章 问罪来了

  夏宁兰的打击,是巨大的,她犹如石头一般,僵在原地,许久,才捂住唇哭出了声。

  慕唯丞竟然喜欢凌暖暖,凌暖暖不是单方面暗恋他的吗?

  夏宁兰觉的自己就像一个笑话,一个跳梁小丑,在他们的面前,闹尽洋相。

  该死的凌暖暖,她早就知道慕唯丞喜欢她,竟然一个字也不透露,就是为了看她的笑话,真是阴险的心机女。

  夏宁兰此刻,把所有的错都推到了凌暖暖的身上,她觉的凌暖暖是故意的。

  慕唯丞回到房间,看到凌暖暖懒洋洋的靠在他的床上,手里拿着一杯书在翻,见了回来,立即露出笑容:“你的事情处理好了吗?”

  慕唯丞直接走到床边,沿床坐下,目光温柔的望着眼前明媚的女孩子:“刚才夏宁兰跟我表白了,我正好把我们的关系告诉了她。”

  “那她什么反映啊?”凌暖暖好奇的问。

  “她接受不了,好像受了打击。”慕唯丞叹气。

  “你心疼了?”凌暖暖俏脸一变,背过身去,一副不想理他的样子。

  慕唯丞俊脸一慌,赶紧伸手握住了她的双肩,无奈解释:“我当然不是心疼,只是觉的过意不去。”

  “感情的事情,如果一次不说清楚,就会有无限的纠缠,这是不能心软的。”凌暖暖咬着下唇,提醒他。

  “我这次彻底说清楚了,她应该能听懂。”慕唯丞当然清楚这其中的关系。

  “我跟她也做了一段时间朋友,直到现在还没看清楚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慕唯丞,我是不是太霸道了?”凌暖暖靠到他的肩膀上去,自责的问。

  “不是,你还算通情达理。”男人求生欲很强的回答。

  凌暖暖抿嘴一笑,这才放过了他:“行了,你去洗澡吧,我得睡了,很累。”

  慕唯丞点了点头,拿了衣服就去洗澡了。

  这一夜,慕唯丞就睡在凌暖暖的床边地铺上,守着她,护着她。

  第二天清晨,夏宁兰大清早的就打完了针,她黑着一张脸,坐在医务室的门外等着车子。

  凌暖暖吃了早餐,就决定回村子里去了,正好要跟夏宁兰坐同一辆车回去。

  她背着背包,走了过来,夏宁兰满眼是恨的盯着她:“凌暖暖,在你眼中,我是不是就是一场笑话?”

  “你想多了,我没这么认为。”凌暖暖在她对面的位置上坐下,淡声答道。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和慕教官的事情?”夏宁兰更是怨恨。

  “我提醒过你啊,可你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凌暖暖撇撇嘴角,不以为然的说。

  “你就是故意的,你真阴毒。”夏宁兰此刻气到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了。

  凌暖暖双手环胸,不想理会她。

  “你心机这么重,你是得不到幸福的,我会等着看你的结局。”夏宁兰恨恨的说。

  凌暖暖脸色瞬间一变,猛的站起身,一步步逼向她:“夏宁兰,你在诅咒我吗?我还没怪你恬不知耻的抢我男朋友呢,也没怪你偷看我的日记本,你现在倒好,恶狗先咬人,我警告你,不要当我凌暖暖好欺负,如果你敢再乱说一个字,我绝不放过你。”

  夏宁兰被凌暖暖突然的发火给吓了一跳,脸色都有些惨白了。

  最好,她愣是一句话也不敢答,回到村子后,她就灰溜溜的给家人打了电话,跟学校作了告别,走的无声无息了。

  楚冽已经把闹事者的资料都调查清楚了,经过层层的剥离,最终还是查到了蓝柏的头上。

  凌墨锋看着这份结果,俊脸阴沉难看:“这个蓝柏还真是不死心啊,看来,他很早就设计好这一切了。”

  “先生,他肯定不甘心把百亿家财白送给别人的,也许这些钱,就是他的命,你说他会不会拼命的夺回呢?”楚冽也觉的蓝柏这次做的有些太过份了,老爷子的决定,在他生前,蓝柏反抗不了,在他离世后,他就搞出这样难堪的大动作。

  “他是认定了言希年轻,经不住事,所以才敢这么做,看来,我真的有必要去会会这个人了。”凌墨锋现在可不想让自己的妻子冒任何的危险,她刚怀孕,医生叮嘱,前三个月犹为重要,不能受刺激,凌墨锋决定自己来解决这件事情。

  “先生,你出面的话,会不会上升到负面问题?”楚冽有些担忧。

  “已经顾不了太多了,如果连一个恶霸都制不服的话,我哪还有脸继续坐在这位置上?又怎么对不得蓝老爷子的嘱托?”如果说未大选之前,凌墨锋还是谨慎行事的,那完全是因为一步不能踏错,可现在,他已经大权在手了,又何惧任何威胁?

  “先生说的对,是时候该立威了。”楚冽觉的有道理,新官上任还有三把火呢,先生任期已稳,还真不能让肖小之人猖狂。

  凌墨锋下午就拿着调查结果去蓝家了。

  他这一次去蓝家,带了不少的人手,好几辆车,刚到蓝柏家,就把蓝柏家门口给清场了,蓝柏正在午睡,听到妻子尖叫,他立即快速的翻身下床,急步下了楼,就看到门口,一抹高大身躯踏步进来。

  “凌墨锋?”蓝柏看到这个男人,面色闪过惊惧之色,别人都尊称他总统先生,可蓝柏对他却恨之入骨,自然不可能喊得出口。

  凌墨锋伸手解了一下西装衣扣,淡然冷静的目光看着他:“按理说,我应该叫你一声二叔,可是,我这个人有自己的原则,只有值得我尊敬的长辈,我才愿意给他尊称,如果是一心想置我妻子于死地的长辈,在我眼中,都只有一种形象,那就是仇人。”

  蓝柏听着,暗暗心惊,十分气恼的质问:“凌墨锋,你到底想说什么?你仗着你的身份,就可以私闯我的家吗?你出去,我家里不欢迎你。”

  “我不是来你家做客的,你可能有什么误会,我是来找你问罪的。”凌墨锋薄唇勾起一抹冷笑,温和隐去,他身上那霸道的气场就现露出来了,冰冷如霜,让人心寒。

  “问罪?我有什么罪?”蓝柏拿出嚣张气焰,以为声音响,就有理似的。

  凌墨锋伸手,楚冽赶紧将那调查出来的报告送上。

  凌墨锋直接将那份调查书扔在桌面上:“上次慈善机构打砸人的名单,供词,还有第三方交易的信息资料都详细的记录在这上面,需要我一条一条念出来给你听吗?”

  蓝柏浑身一僵,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凌墨锋,你少在这里吓我,我没做过的事情,我不承认,一定是你们屈打成招,故意来陷害我的,没错,你跟蓝言希那个死丫头是一伙的,你把她叫过来,我要跟她对质。”

  凌墨锋知道蓝柏是只老狐狸,很狡猾,脸皮厚,没有证据,他是死不认罪的。

  凌墨锋直接翻开其中一页:“这个银行卡号,你应该熟悉吧,有三百万的资金就是从你这个帐户出去的,不要以为你这是海外帐号,我就查不出来,你太小看我了。”

  蓝柏不敢去看那张纸,因为,他心虚害怕,他的确是通过海外的一个帐户打钱进来的,凌墨锋还真是花了心思来调查他啊。

  “我就算砸了那机构,你也不能定我的罪,那里面运转的钱,都是我们蓝家的,他们就是抢盗,而你和蓝言希是帮凶,你们这是欺人太甚。”蓝柏粗红着脖子,指着凌墨锋一顿斥责。

  凌墨锋看着他这失态的样子,忍不住讥笑一声:“你心虚了吗?那些资金是依照正常手续办理的,没偷没抢,如果你还听不懂人事,那好啊,你找个机会,去问问老爷子吧。”

  “你这是想杀我?”蓝柏听了,后背一凉。

原来我很爱你 https://www.vgamea.com/Read/61809/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