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千门帝师117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两者接触,并没有发出惊天巨响。“扑”的一声,老妪双掌被紧紧吸附在气旋之上,萧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躺在林中大口喘着粗气。老妪心中一阵骇然,便在半柱香不到的实践中,自己苦练六十年的内力竟然损耗了一半之多。这一切只因为主子体内真气产生的莫名吸力。

  不用吩咐,老妪已经自行在一旁打坐恢复真气,回想着刚才的疯狂举动,真可谓是九死一生。要不是这老妪不顾危险出手,恐怕自己就交代在这儿了。虽然没有成功突破瓶颈,也积累了不少经验,看来凡是不能操之过急。险中求富贵,虽没达到后天巅峰水准,经脉韧度也大大提升。加上体内真气雄浑必能压人一头。同时后天大成高手的话,足以耗死对方。

  稍稍恢复体力,萧然便将一些固本培元的灵丹妙药服下。这些灵丹妙药就算是大派弟子也望尘莫及。只有萧然这生财有道之人才舍得大量服用,冲级瓶颈失败之后,萧然又在林中参悟了数日,直到确定已将真气运用娴熟才向林中深处的湖泊进发。

  湖面绿气氤氲,看不出任何怪异。萧然也不避讳,用意念直接笼罩整个湖泊,大声喝道“畜生,还不出来。难道要我请你不成!”

  声音通过意念直接传送道鱼怪脑中,它已知道熊安然的厉害,自逃脱之后一直未曾露面,深藏在湖底深处。希望逃过搜索,未想几日不见,萧然的意念越来越厉害,轻易就把它寻了出来。

  数息之后,湖面渐渐显现出一条深褐色的黑影,在电弧跳动中猛然跃出水面,犹如一轮金色骄阳,刺目无比。两条肉须摆动中,双眼警戒的俯视岸边萧然。老妪如何也想不出两者相差数倍,一个人怎会有如此大的震动。连湖中鱼妖都不敢弗逆行事。

  “哼,你还不算笨。良禽择木而栖。这个道理你该懂。裴赫虽然是一代枭雄,如今已是归于尘土,你守护此处十余年,也算是尽忠了。肖某虽然算不上什么武林巨擎,天下之大却也能占得一席之地。又有异于常人的神通,不敢说大富大贵。它日保你性命无忧、生活安逸还是能做到的。这湖水并不干净,对你寿命也有影响。如果你不想困在这弹丸之地,归附萧某是最好的选择。”

  鱼怪双眼滴溜溜的转了几圈,似乎在分析利害得失。

  “前几日若不是萧某暗中出手,你还有机会活到现在?看来不给你些苦头吃是不会屈服了,也好,内力精进。正好检验这意念增强到了什么地步!”萧然话语未完,怪鱼已察觉不妙,一摆尾窜入湖中。

  “现在可由不得你,给我定!小金,将它拖过来。”

  由于怪鱼不断反抗,萧然也无法立即取得压倒性胜利,值得一点点将其镇压。想当初在金蟾岛,萧然连比它厉害的黑蛟都镇压过,何况是区区异种电鳗。金蟒在怪鱼身上吃过亏,此刻乐的折磨它一会儿。用身躯紧缠着向岸边游来,巨大的束缚力痛的怪鱼怪叫连连。大鹏和金蟒跟随萧然最早,自然要立威,自然要给它些厉害长长。便于以后在萧然面前争宠。

  不用吩咐,大鹏已是飞瀑而下,利爪寒芒衣衫,将怪鱼身躯几块皮肉抓破。鲜血淋漓。萧然自然知道小金小白的心思,也不去点破。受些皮肉伤才能长教训。恩威并施之下,怪鱼终于开口求饶。

  “小金,放开它。既然归附我。就别起二心,否则……哼,这些丹药拿去,算是疗伤之用。只要你忠心归顺我,少不了你的好处。“七杀碑”也到了见天日的时候了,将他驼上来吧。”

  “丝丝~”就在老妪生机将断时,萧然脑中突然想起来一物。停止青藤的绞杀。

  “妖妇!”萧然大喝一声,目光与其对视,眼中渐渐冒出些淡蓝光芒,眼角两旁青筋突起。正是得子终南山下无名老道手中所得秘术。“波斯摄魂术”全力施展开来的现象,不到半柱香时间内,老妪的双瞳由涣散到凝聚几经变化,终于是停止下来。

  “属下参见主人,有何吩咐。”老妪突然出声道。

  “成功了?”萧然心中大喜。原本是没报太多希望的。摄魂术要求极为苛刻。别说是萧然修炼的时间尚短,不足以对付后天大成高手。纵使施展此术,成功几率也低的可怜。况且对方不会笨到站在原地任由你施展瞳术。萧然只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不成功再击杀也无妨,没想到死亡和未知的恐惧下,老妪的抵抗力大为降低,这才让萧然捡了个便宜。如此一来,就不用费心思解穴了。

  观其身体重伤,恐怕要好几个时辰才能恢复功力替自己解穴。好在此山谷外人避之不及,不会贸然闯入。有大鹏与金蟒护法,倒不在乎这两个时辰。从意外之喜的情绪中渐渐平静下来,萧然对这老妪的身份好奇起来。无论是傅搏群等四大长老还是这个老妪的身份,都是为了七杀教教主的遗物而来,老妪危机之时也曾以七杀教教主之位利诱自己,想必这股势力是七杀教中人。

  老妪身中瞳术,除非萧然亲自解开。即便用高深内力破解也只会令老妪神智全失。在自身被追杀的情况下,如果将这股势力运用得当,未尝不是一大助力。半晌之后,老妪已恢复四成功力。令其解穴后,萧然一面服用药物止伤,一面问道“你到底是何身份,与九阴鬼母又是什么关系,将这进谷的前前后后讲清楚。”

  萧然下令,这老妪几乎毫不迟疑的将七杀教内部情况言明。原来七杀教教主在上次正邪大战中陨落,四大长老各怀异心,导致七杀教分崩离析。此次傅搏群得之教主遗物七杀碑的下落,欲依次石碑的归属来决定下一任教主。傅搏群一早得之这石碑旁有水怪守护,也聚教中精英前往。

  老妪乃是“九阴鬼母”江兰英的同胞妹妹,唯恐有诈,特受姐姐之邀在谷外接应,到时候里应外合,坐收渔利。没想到九阴鬼母命范煞星,竟稀里糊涂的被那怪鱼电击而死。萧然暗中搅局才弄得如今的场面。

  萧然道“谷外可还有安排人手,七杀教如今的实力在江湖上如何?”

  “主人放心,谷外还有两百外堂弟子,未得属下命令之前不会来打搅。本教虽然日趋没落,也不是一些小门派可比的。除了四位护法长老之外,还有镇守总坛的传功长老和执法长老,武功不再四大护法之下。如今教众有六七百人,待主人习得“七杀奔雷刀法”,自然被拥护为新的教主,重整本教神威。”

  七杀碑还在湖底呢,即便要练也不是一时可成。萧然思索片刻道“从今日起你就顶替江兰英,继续用九阴鬼母的绰号,如后行事也方便些。山外的教众先行待命,去准备些干粮带回谷中。此处适合修行,快去快回。”

  “是……”

  此次在生死关头走了一遭,才发现后天大成高手之间也有高低差距。加上这即月以来历经数次厮杀,得到的经验也需要慢慢吸收,所以解决完外围是以就精心苦修一番。自己进入后天大成境界也有一段时间了,在这几日感悟颇多,要借机消化转为己用,以后遇到高手才不会没有招架之力。自己练功一直是在摸索中前进,没有人教导自然不敢尝试冲击后天巅峰境界。

  老妪随时初入后天巅峰境界,懂得经验也远比萧然多。在仔细听取两月之后,才将一些未曾学到的只是技巧牢记于心,毕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从书中找到答案的,像这种进阶的经验更是无价之宝。大派之间都是口耳相传。

  “好了,你去准备一下,三日后扶住我冲击瓶颈。”

  一般说来,每次进阶都会使体内真气更精纯。一旦成功功力成倍的增长。没有正确的修炼法门极容易走火入目。清者武功全废,重者真气暴走性命不保。像峨眉、武当等大派弟子,达到瓶颈都有师傅看护。毕竟培养一个有才华的弟子是十分不易的。大多数练武之人都会选择独立冲击瓶颈。虽然要困难得多。但所得到的好处也要多。除非此生无望精进,才会选择借助外力的方法。但大多数借助外力突破瓶颈之人此生难有寸进。所以这也是同等阶高手有高下之分的重要原因之一。

  萧然想也未向便否决了借助外力之法,想那慕容云风、叶凝雪、任秋白等天资纵横之辈是绝不会借宗门高手之力的。如果自己借助九阴鬼母的内力扶住才能冲破瓶颈,在起步上就输了一大截,日后如何有争斗的资本。望着眼前准备好的疗伤丹药,萧然长吸一口气道“替我护法,五十丈以你。贸然闯入者,杀!”

  于此同时,大鹏神鸟与金蟒也是警惕异常,万一有九阴鬼母受伤不了的角色。便要它们出面解决,两兽连手之下,就算是先天高手前来也足以阻挡。安排好一切,萧然闭目,气沉丹田。缓缓调动体内真气向全身运转。由于“破气丹”的缘故,有过一次突破瓶颈的经验,对于该打通哪些大小静脉,运功路线等等已了然于胸。

  经脉的打通买与扩宽是极为痛苦之事,不仅要忍受万蚁噬身般痛楚,且要持续较长时间。期间不能中断。都则便是前功尽弃。萧然盘腿而坐,缓缓运功,不多时面庞渗满汗水。两侧太阳穴青筋暴起。不时有森森热气自头顶升腾。老妪双眼微眯,心知这正是萧然冲破瓶颈的关键时刻,警惕的守护在一旁。

  “呼~”以为萧然打坐之地为圆心,周遭一米内竟然平地起风,风形而不散。成螺旋状旋转将萧然包裹其中。

  “好强的气流。”萧然再不迟疑,两枚霹雳烽火弹封锁其前进的道路。手中紫箫做好进攻的姿势。逃窜至人腾空跃起,避开火器,与萧然相距四丈站立。

  “九阴鬼母!你竟然没死…”萧然面色一惊。

  手持拐杖的妇人嘿嘿怪笑几声,眼似毒蛇般盯着眼前之人。

  “不对,即便是九阴鬼母功力深厚,受那电击,不死也是重伤。怎会奔跑了几里地毫无疲惫现象,你到底是谁!”

  “比起老婆子,你的名气不是更大吗?萧然!你不妨再猜猜。”

  萧然眼角一跳,面不改色“好眼力,如此就更留你不得!”

  话语落地,两根青藤自老妪身后激射而至。“嗖嗖”两声,老妇身形一闪,竟然全部落空“妖师,果然名不虚传。你以为我是傅搏群那莽夫吗。”

  老妪语气从容,似乎根本不惧怕萧然的暗器“老婆子八岁行走江湖,见识过的暗器手法如过江之鲫,就凭你在唐门偷学的三脚猫功夫,还不放在眼里。若不是那四人各怀鬼胎,被你加以利用,以你后天大成境界的水准,任何一人都足以取你性命。老妇念你习武不易,放你一马,没想到你还敢追上来,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七杀奔雷刀”秘籍可以不要,甚至那鱼怪也可以放弃。但得知他全部本领的人绝不能活在世上。驭兽已经让人生疑,若再透漏此事出去,又该如何解释。江湖绝无自己容身之所。若非必须,萧然也不愿意与这一脚踏入先天境界的人交手。如今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眼中寒芒一闪,身影已非一般掠出。宛如出水蛟龙,翻腾着飞入半空。一阵紫光闪耀。数不清的箫影直奔老妪头颅而去。老妪怪笑一声,铁拐一翻,以倒卷帘之势翻卷而上。于数道箫影之中不偏不倚打中本体。雄厚真气沿铁拐而上,令之身形急变才抵挡住这股巨力。如果不是这紫箫材质异常坚硬,恐怕一招就足以令其碎裂。

  萧然一招之内先机尽失,老妪暗自心喜“此人武功确实不足以登堂入室。若非忌惮那尚未现身的大鹏神鸟和怪异青藤,怎会防守离去。如果以雷霆手段将其击杀。趁大鹏未来之际逃离,那……不提那四枚七星石,就是他的人头也能拿到皇帝哪儿领赏…”

  心中如此想着,手中铁拐出招更是毒辣,如疾风暴雨般向萧然袭去。一时间使得萧然只有防守避让的份儿。林中飞沙四起,残枝落了一滴。黄沙之中,两道人影争斗的一场激烈。不时有几道暗器被打向一旁。两人打斗了四五十个回合后,萧然将自身所学的招式全使了一遍也没占到丝毫便宜。

  老妪笑道“怎么,暗青子使完了?看看老婆子这招能否入你法眼!”

  一声暴喝,双手猛然一震。手中铁拐碎裂成数截碎块,随老妪双手牵引发出嗡嗡颤动之声。老妪似颇为熟练。铁块在胸前绕了几圈猛然向前一推。所有铁块成状分布,笼罩萧然全身。如此复杂的招式老妪几个呼吸之间就完成了。看起面色也出现苍白之色,似乎耗费了不少真气。欲一次招一决胜负。

  萧然本想拖延时间,等到金蟒大鹏赶来再将其击杀。没想到老妪根本不与他多纠缠,如今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数十截铁块成飞扑之势已将自己逃避的路线封死,除非能将其全部全部阻拦下来,否则伺机出手的老妪仍旧能去自己性命,看来此次是有些鲁莽了。

  身上暗器早已用完,否则倒是能起些作用。萧然下意识的向怀中摸去,脸色大喜。身形急速后退的同时,不动声色将几枚荔枝大小的漆黑圆球握在掌中。

  “看你还能翻起什么浪来,速速认命吧。说不定还能留你全尸。”老妪使出杀招,并未放松警惕。精髓而至,运气于掌准备随时取萧然性命。十米……五米……萧然再不迟疑,在牢狱不解的目光中。四枚黑漆圆球自己萧然手中激射而出。

  “哼,四枚暗器就能阻拦下来吗,愚蠢……”

  话语刚落下,却发现那四枚铁球并非冲着断裂的碎铁而来,却是斜向下向地面射出。

  “那……难道是…不好……”老妪冲势太猛,后退已经不可能。只得向斜前方一个猛子扎了出去。

  “砰砰……”四声巨响,地面的数快青石炸裂。拳头大小的石块四散,恰恰组当成一道墙壁将数截铁块阻拦了下来。这霹雳烽火弹果然有开山裂石之能。若不是从傅搏群怀中搜出此物,今日就要吃大亏了。老妪提早发觉,依旧是受了余波所震。衣衫上有明显的血迹。为了让效果最佳,萧然也是冒了些险,对距离拿捏得当,否则还不能骗过她。

  萧然忍着周身剧痛站起身来,苦笑一声。这还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加上先前与傅搏手受到的伤势在,只怕比这老妖婆好不到哪儿去。眼见萧然摇晃着身躯走进,老妪猛的吐了口污血。眼神恨不得将萧然千刀万剐。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要怪就怪你太贪心。”

  “等等……”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你以为萧某会放过你吗,有什么废话就快说。”

  “只要你能老婆子,老婆子对天发誓效忠你。更可将众多财宝献出。老婆子虽然算不上是武林高手,相信对你还是有些作用的。甚至可以助你成为七杀教教主。”对于老妪口中说的效忠、财宝,萧然都不放在欣赏,但是七杀教势力却有大用。

  见萧然手势一顿,老一眼中闪过一丝讽刺之色。自己早已吩咐人手,一个时辰之内不见自己出去就会随同而入。到时候定让他不得好死,更何况……萧然眼珠一转,冷哼一声。自己怎么会笨到这种地步,手中紫箫猛的击下。萧然已经决定此招击杀老妪,就在此时,他忽然感觉身子一麻,整个人宛如中了定身法。木雕泥塑般站在林中。

  “哈哈哈……想不到吧。虽然老婆子现在不变运功,却不是你这种初出茅庐的野小子能比的。”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老妪右手猛然弹起,用点穴手法将自己定住。在看老妪身旁前后摇摆树苗,顿时大悟。原来她刚才拖延时间,就是挪动手臂将树枝压弯,借助其反弹力道使出点穴武功。

  “果然是老江湖,佩服。如果你以为这样就赢了,那就要大失所望了。你不会不知道萧某驯服的大棚神鸟吧。”

  “哼,若不是顾及那畜生,你早就是个死人。拉婆子怎么会笨到一个人闯入险地。不出一炷香的时间,接应的人也应该到了。”萧然皱了皱眉,自己并不懂得解穴之法,即使有力也无处使。林中树木遍布,不一路大鹏施展。除非将前来之人一打尽,否则仍旧会暴露自己行踪。

  “呜呜……”谷中突然传来数声狼嚎。

  老妪面露喜色“嘿嘿,看来你运气终究如不老婆子豪,似乎是我的手下先到达。”

  萧然似下定决心吗,长出一口气,道“也不尽然,鹿死谁手还未可知。既然你已经见识过萧某的妖术了,这次就看清楚些吧,起!”

  “啪啪啪……”数十根拇指粗细的带刺藤蔓自平地升起,蛇形向前将老妪包裹起来,越缠越紧。一条条勒痕越来越明显。

  “啊……你到底是什么怪胎,你不得好死啊…”眼前发生的事情已经不再老妪能理解的范围内。老妪的脸庞渐渐被一种未知的恐惧所替代。山谷中另一处也传来惊恐哀号之声。显然大鹏神鸟也出手了。

  虽然早有准备,老妪依旧为之心惊。一般说来,进阶之时需要将全身真气调动,是隐藏不了实力的。依据自身形成“气旋”强弱可以分辨出内力强弱。然而令其震惊的事情并未结束,在白气旋转运动的同时,一股绯红色气流自萧然周身溢出,夹杂在白色气旋中。仅几吸的时间时间衍生出一股比白色气旋更胜的气息,充满暴虐之气。红白两色交杂一起,煞是好看。

  “先天之气?不可能,只有后天巅峰冲击先天境界才会出现的现象,怎会现在发生。以少主现在的功力根本无法驾驭,这该如何是好。”

  就在老妪心急之时,萧然亦是艰难异常。体内两股气息彼此争斗,谁也不服谁。在这么下去,非得爆体而亡不可。萧然体内经脉在两股相异的真气冲撞下急剧扩张,远找出普通后天大成高手能承受的强度。虽然没有前辈高人指导过冲击瓶颈的方法,也知道不该出现这些异象。

  内视之下,体内那枚血色蛟丹缓缓变小,大约是最初的八成左右。早知道这蛟丹有怪异,没料到这关键时刻会出来捣乱。“啊~”万蚁噬身的痛楚令萧然大呼出声。老妪在不迟疑,运气于掌猛然向萧然推去。只有强行打断了。此时不成功下次还有机会。如果没有性命,一切都是空谈。

  “哦?此物竟然重到你都无法取出,也罢,小金你随它走一样吧。”

  “扑通~”两声水响,两兽一同窜入湖中,向湖底深处游去。做完这一切,萧然便在湖旁静待。老妪心中已经惊讶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举手投足之间变将这凶兽收复。能放出电弧的怪鱼,大鹏神鸟,水桶粗细的金色巨蟒,哪一种不是举世罕见。集合三兽之力,就算瑜与先天高手对峙也不落下风。这股力量竟然掌握在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手中,如何不令人惊讶。

  半晌之后,石碑一角缓缓露出水面,在两兽用力之下缓缓上升。好大一块大理石,厚两次,长四米宽两米,加上底座,应该有六七百斤。以金蟒的巨力也无法唾弃,见此状况,大鹏清鸣一声,双爪抓住石碑顶端,巨翼张合间将之向上拔高米许。三兽合力之下才将石碑运上岸。

千门帝师 https://www.vgamea.com/Read/63769/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